在大陆北方,有一座比淫城更大的城市,北安市。


深秋时分的一个傍晚,北安市建设怠行女行长朱玉秋下了送她回家的轿车,上了楼,开门,回到了装修豪华的家里。


朱玉秋,今年58岁了,在市建行行长的位子上已经干了七八年了,再有两年就退休了。她老伴已经去世,现在,她和小儿子朱进军及一个保姆住在一起。


大儿子朱进强,从部队转业下来,已在公安局干了几年了,现在是刑警队长,还没有结婚,住在局里给他分配的房子里。


朱玉秋,中等身材,由于家事公事的操劳,她的头发已有些花白了,脸上也有了不少皱纹,但从她修长秀美的手可以看出,她保养得还是很好,她的鹅蛋脸仍是那么秀美。


虽然朱玉秋工作起来作风泼辣,雷厉风行,但在服饰上,她还是很讲究的。


现在已是十一月底,天气已经很冷了,但她仍然穿着套装短裙,露出两条穿着肉色裤袜的美腿,穿着丝袜的精美的脚穿着高跟鞋,外面穿了一件细呢风衣,头发梳成一个髻,盘在头上,整个人显得十分精致。


一进门,她就叫道:“谁在家呀?”


这时,一个少妇迎了出来,她就是朱家的保姆刘玉暖,今年三十多岁,是从东北来的下岗女工,人看上去收拾得非常干净。


刘玉暖忙帮朱玉秋拿她脱下的风衣,低声道:“阿姨,您回来啦!”


朱玉秋突然觉得刘玉暖今天有点不对劲,她走进卧室,脱了高跟鞋,换了拖鞋。刘玉暖走进卧室,给朱玉秋端来一杯热茶。


朱玉秋接过热茶,美美地喝了一口,同时,她敏锐的目光分明看见刘玉暖眼角有泪光在闪动。


刘玉暖说了声:“阿姨你歇着,我去做饭。”刚要回身离开,朱玉秋叫住了她。


朱玉秋端详着刘玉暖:“玉暖,你怎么啦?进军呢?他回来了没有?”


刘玉暖道:“进军,他,他……还没回来。”语气之中竟有些哽咽。


朱玉秋心里一沉,心想,别是进军这孩子做出什么事了,于是追问道:“玉暖,你受什么委屈啦,快告诉阿姨。你在阿姨这,就是阿姨家的人,有什么事,阿姨给你做主。”


刘玉暖一边说没事,一边眼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。


朱玉秋确定刘玉暖肯定有事,在她的再三追问下,刘玉暖才道出了事情的原委。原来,事情真的与朱进军有关。


朱玉秋的家庭人口不多,却有点复杂。她本不是北安市人,原本生于四川,小学时转到上海,投靠姨妈,大学毕业后又支边来到东北五省的一个小城。那个小城乃苦寒之地,经济又不发达。水灵灵的女大学生来到此地,生活很不习惯,厂里一个青工很关心她,朱玉秋很快和这个青工结了婚。


结婚后她才知道那青工家里很穷,负担也很重。朱玉秋连生了两个女儿,家里负担不起,公公婆婆还不满意,嫌不是男孩,偷偷把朱玉秋的大女儿送了人。


朱玉秋知道后已经晚了。她和丈夫离了婚,发誓要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
终于,朱玉秋找到一个机会,离开了那个边远小城。但她没能回到上海,而是来到了北安。北安虽不比上海,却也是个很大的城市,人称大市北安,经济发达,繁荣昌盛。朱玉秋还算满意。她调进北安市机关工作。


这个三十多岁风韵动人的少妇,很快被当时的市委书记邵立武看上了。邵立武当时已经五十多岁了,身体也不行,却绘爱女人。他手下性感的女干部,被他玩弄了不少。由于身体不行,邵立武已不能勃起,他就对女人进行性虐待,以发泄兽欲,他的前任妻子就是被他折磨死的。


邵立武略施手段,朱玉秋就成了他的第二个老婆。


朱玉秋虽然在夜里受尽了丈夫的折磨,但白天的工作她却干得很好,因为丈夫的关系,她官运亨通,连连得到提升。


邵立武得了这么个性感女人,从此也不再沾花惹草了,全力以赴折腾自己的老婆。他的前妻给他留下一个儿子,朱玉秋过门时,那孩子才七八岁,名叫邵进强。朱玉秋为邵立武生下小儿子后,邵立武为讨好老婆,把小儿子起名朱进军,连大儿子的姓也被他改姓了朱。


后来,邵立武就死在了朱玉秋的胯下。他死后不久,朱玉秋五十岁时,升为建行行长。


这朱进军今年二十出头,是个花花公子,自认为长得帅,仗着家庭背景,整天花天酒地。朱玉秋工作太忙,也没工夫管他。


朱进军在大学里成绩太差,不及格的课目太多,修不够学分,被学校勒令退学了。朱玉秋本来给他找了个进出口公司的工作,他嫌工资不够花,就辞职了,现在,他在朱玉秋以前的同事许保国的一家大型民营企业当副总。


朱玉秋总是教育儿子在生活上要自律,但不知怎么,朱进军对女人有一种天生的爱好。他的性能力虽然很强,但可能是由于他老爸的遗传,他也绘爱折磨女人。日本的性虐待电影是他的最爱。


他已经出过几次事,有几个女人差点被他搞死,每次出事,他都想法找钱摆平。朱玉秋虽然不是知道得那么详细,但也听到点风声。她生怕儿子给这个光荣家庭抹黑,再三严厉斥责儿子,但朱进军总是“接受批评,坚决不改”。


至于这个保姆刘玉暖和朱进军的事,是这样的。


刘玉暖到朱家一年了。她一到朱家,就被朱进军盯上了。刘玉暖是东北的一个下岗女工,丈夫也下了岗,家里还有一个孩子,没办法,她只好出门打工,到大市北安当保母。后来到了朱家,环境挺好,工资也够,她挺满意,空下来也收拾一下自己。她本来就很有姿色,再一注意打扮,简直是个姿色出众的女人。


有香莲癖的朱进军一直偷闻刘玉暖脱下未洗的肉色短丝袜,刘玉暖发现了,但没敢说什么,只是注意收藏好自己的贴身衣物,但防不胜防,她穿过的丝袜扔到洗衣机里,也被朱进军拿起来闻。家里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,朱进军经常把她挤到墙上,亲嘴摸奶。刘玉暖心里砰砰直跳,但又不敢声张。


今年夏天的一个夜晚,朱进军回到家中。那晚朱玉秋在市郊某度假村开会,不回来。朱进军来到刘玉暖的小房间里,喊道:“玉暖姐,看看,我给你买了什么?”


躺在床上的刘玉暖一看,是一付肉色裤袜。


朱进军喊着:“暖玉姐,别老穿那种短丝袜,你的脚长得好看,该穿穿时的啦!”说着就叫刘玉暖起来换上。


刘暖玉不好意思拒绝,只穿着小背心小三角裤,就坐了起来,穿上了那付肉色裤袜。


朱进军看着眼前的刘玉暖,直流口水。


34岁的刘玉暖,身高1米64,很有些姿色,她的奶很大,腰却很细,肥臀美腿白足,穿着三点式和肉色裤袜,两条美腿,白得让人想犯罪,色狼朱进军看在眼里,哪能不上火呢?


朱进军一下子跪在床前,捉起刘玉暖的脚,细细端详。刘玉暖的脚,不大不小,脚形秀美,稳润如玉,握在手里,手感好,看在眼里,更惹男人欲火。


朱进军情不自禁去闻刘玉暖的足尖。刘玉暖吓得忙往回抽。想把脚从他手里抽出来:“进军,别这样,脚不干净啊!”


朱进军淫笑着:“玉暖姐,你身上越不干净的地方我越喜欢!”紧紧捉着刘玉暖的袜莲,又闻又捏。刘玉暖挣脱不开,只好任他为所欲为。


刘玉暖柔美的袜莲激起了朱进军的极大兽欲,他一下把刘玉暖掀翻在床上,把刘玉暖的两条美腿掀过头顶。


刘玉暖吓坏了,一边叫着:“进军你干什么,求求你别这样!”一边使劲挣扎。但她一个女人,哪里挣扎得过如狼似虎的朱进军?加上她又不敢使全力,怕伤着朱进军,朱进军很快占了上风,把她的肉色裤袜和小三角裤都扒光了。


刘玉暖两条雪白的腿脚出现在朱进军的眼前。朱进军像疯了一样,捉了刘玉暖一支雪白柔美的脚,一口吞下,又亲又咬。刘玉暖的脚被弄得又疼又痒,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
时值夏天,朱进军下面只穿了一条大裤衩。这时,他叼住刘玉暖秀美白嫩的大脚趾,使她不能挣扎,同时很快脱下裤衩,然后挺起又长又硬的鸡巴,顶入了刘玉暖的屄眼。


刘玉暖哀求道:“放过我吧,进军!”


朱进军狞笑道:“今晚我妈不在家,看我好好收拾你!”说罢,一边狠咬刘玉暖的大玉趾,一边朝她屄里猛捅。刘玉暖疼得连声惨叫。


在惨叫的同时,刘玉暖渐渐感到一种熟悉的崩溃的感觉,那是一种舒服的崩溃。她的叫声渐渐变成一种淫叫。


在刘玉暖的淫叫声中,看着刘玉暖雪白肉体的扭动,年轻的朱进军再也憋不住了,他吼叫着,向刘玉暖的屄里尽情喷射着炽热的精液。


在刘玉暖身上休息了一会,这个女人雪白的肉体使得朱进军很快恢复了对她的兴趣。他把刘玉暖拉到他的卧室,推倒在床上。


然后,朱进军打开34寸的电视,启动了vcd机,电视屏幕里出现了一个肉感的日本女人,一会,她就被男人折磨得发出痛苦的尖叫。


刘玉暖看着屏幕,看得发呆,以前她在家也看黄片,但这么变态的她还没看过。


朱进军得意地说:“怎么样?好看吧?你也来试试吧!”说着将一丝不挂的刘玉暖两条白腿掀过头顶,迫使她屄眼朝天,并命她自己扒住分开的两腿。


然后,朱进军从枕头下拿出他从日本带回来的电棍,启动开关,将那嗡嗡作响的电棍,捅入了刘玉暖的屄眼。顿时,刘玉暖发出凄厉的惨叫!


从刘玉暖的屄眼里,源源不断地流出白沫子。朱进军用手蘸了,吃进嘴里,淫笑道:“真好吃啊!”


刘玉暖的淫叫和电视里日本女人的淫叫声响成一片。


朱进军不断把电棍朝刘玉暖屄眼里捅。到后来,他松开手,那电棍可以自动旋转,刘玉暖又痛又痒,发出声声哀嚎。


朱进军腾出手来,细细地抠弄着刘玉暖的屁眼。刘玉暖泣不成声地叫道:“耀…耀军……求…求求你……不要再折磨姐了……啊…啊……难受死了……”


朱进军看着刘玉暖那痛苦的表情,反而更觉刺激。


他上了床,来到床的里边,蹲在刘玉暖脸蛋旁边,捉住刘玉暖举过头顶的白脚,细细地舔她那白嫩深弯而敏感的脚心,刘玉暖更是痒得受不了,连声惊叫。


电棍还在刘玉暖屄眼里转动,她的白脚在被朱进军那头淫兽肆意玩弄。这个性感的下岗女工痛苦地哭叫着:“天哪……救救我……实在受不了呀……”


朱进军恶狠狠道:“不许叫!”就把又长又硬的鸡巴顶入了刘玉暖的嘴里。


刘玉暖的嚎叫顿时变成了呜咽。


朱进军就这样把鸡巴顶入刘玉暖嘴里,同时舔她的白脚,足足弄了一刻钟。


朱进军觉得快要射了,才赶紧把鸡巴从刘玉暖嘴里抽出来。


他稳了稳,等那射精的感觉过去了,才下了床。


他把电棍从刘玉暖的屄眼里拔出,关了开关。然后压在刘玉暖朝天的雪白屁股上,贪馋地舔着刘暖玉精致的屁眼。


刘玉暖痒得小声惊叫着。


舔了好一会,朱进军才从刘玉暖屁股上起身。


他迫使刘玉暖翻过身,撅着屁股跪趴在床边,屁股朝外。


刘玉暖已被折磨得无力支撑,只好脸贴着床,雪白的屁股高高地撅起。


当她的屁眼被一个硬梆梆的家伙顶入时,她才明白过来,立即叫了起来:“进军……进军……那儿不能插呀……”但她被死死按住,朱进军又长又硬的鸡巴缓慢而坚决地朝她精致的屁眼里插去。


刘玉暖原以为朱进军要从后面插她屄眼,没想到被插的是她的屁眼。刘玉暖的屁眼还从没被男人插过呢,她哀求着:“进军……求求你……放过那里吧……那里不能插呀……疼……疼啊……“


朱进军狞笑道:“就是要你疼!我才痛快!”说着往里狠顶了一下,刘玉暖觉得屁眼几乎被撕裂了,疼得惨叫一声。她屁眼的处女,在今夜被朱进军这个公子哥给破了!


朱进军的鸡巴在刘玉暖精致紧小温暖的屁眼里被夹得紧紧的,他感到舒服极了,使劲把鸡巴朝刘玉暖屁眼里顶。


屁眼几乎撕裂的感觉使得刘玉暖疼痛难忍,她不停地哀哀哭叫着。


望着眼前这具雪白的肉体,听着这个性感女人的痛苦哭叫,朱进军的鸡巴阵阵发痒。突然,他失去了控制,火热的精液剧烈地喷射出来,全部射入下岗女工刘玉暖的屁眼深处。


在大陆北方,有一座比淫城更大的城市,北安市。


深秋时分的一个傍晚,北安市建设怠行女行长朱玉秋下了送她回家的轿车,上了楼,开门,回到了装修豪华的家里。


朱玉秋,今年58岁了,在市建行行长的位子上已经干了七八年了,再有两年就退休了。她老伴已经去世,现在,她和小儿子朱进军及一个保姆住在一起。


大儿子朱进强,从部队转业下来,已在公安局干了几年了,现在是刑警队长,还没有结婚,住在局里给他分配的房子里。


朱玉秋,中等身材,由于家事公事的操劳,她的头发已有些花白了,脸上也有了不少皱纹,但从她修长秀美的手可以看出,她保养得还是很好,她的鹅蛋脸仍是那么秀美。


虽然朱玉秋工作起来作风泼辣,雷厉风行,但在服饰上,她还是很讲究的。


现在已是十一月底,天气已经很冷了,但她仍然穿着套装短裙,露出两条穿着肉色裤袜的美腿,穿着丝袜的精美的脚穿着高跟鞋,外面穿了一件细呢风衣,头发梳成一个髻,盘在头上,整个人显得十分精致。


一进门,她就叫道:“谁在家呀?”


这时,一个少妇迎了出来,她就是朱家的保姆刘玉暖,今年三十多岁,是从东北来的下岗女工,人看上去收拾得非常干净。


刘玉暖忙帮朱玉秋拿她脱下的风衣,低声道:“阿姨,您回来啦!”


朱玉秋突然觉得刘玉暖今天有点不对劲,她走进卧室,脱了高跟鞋,换了拖鞋。刘玉暖走进卧室,给朱玉秋端来一杯热茶。


朱玉秋接过热茶,美美地喝了一口,同时,她敏锐的目光分明看见刘玉暖眼角有泪光在闪动。


刘玉暖说了声:“阿姨你歇着,我去做饭。”刚要回身离开,朱玉秋叫住了她。


朱玉秋端详着刘玉暖:“玉暖,你怎么啦?进军呢?他回来了没有?”


刘玉暖道:“进军,他,他……还没回来。”语气之中竟有些哽咽。


朱玉秋心里一沉,心想,别是进军这孩子做出什么事了,于是追问道:“玉暖,你受什么委屈啦,快告诉阿姨。你在阿姨这,就是阿姨家的人,有什么事,阿姨给你做主。”


刘玉暖一边说没事,一边眼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。


朱玉秋确定刘玉暖肯定有事,在她的再三追问下,刘玉暖才道出了事情的原委。原来,事情真的与朱进军有关。


朱玉秋的家庭人口不多,却有点复杂。她本不是北安市人,原本生于四川,小学时转到上海,投靠姨妈,大学毕业后又支边来到东北五省的一个小城。那个小城乃苦寒之地,经济又不发达。水灵灵的女大学生来到此地,生活很不习惯,厂里一个青工很关心她,朱玉秋很快和这个青工结了婚。


结婚后她才知道那青工家里很穷,负担也很重。朱玉秋连生了两个女儿,家里负担不起,公公婆婆还不满意,嫌不是男孩,偷偷把朱玉秋的大女儿送了人。


朱玉秋知道后已经晚了。她和丈夫离了婚,发誓要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
终于,朱玉秋找到一个机会,离开了那个边远小城。但她没能回到上海,而是来到了北安。北安虽不比上海,却也是个很大的城市,人称大市北安,经济发达,繁荣昌盛。朱玉秋还算满意。她调进北安市机关工作。


这个三十多岁风韵动人的少妇,很快被当时的市委书记邵立武看上了。邵立武当时已经五十多岁了,身体也不行,却绘爱女人。他手下性感的女干部,被他玩弄了不少。由于身体不行,邵立武已不能勃起,他就对女人进行性虐待,以发泄兽欲,他的前任妻子就是被他折磨死的。


邵立武略施手段,朱玉秋就成了他的第二个老婆。


朱玉秋虽然在夜里受尽了丈夫的折磨,但白天的工作她却干得很好,因为丈夫的关系,她官运亨通,连连得到提升。


邵立武得了这么个性感女人,从此也不再沾花惹草了,全力以赴折腾自己的老婆。他的前妻给他留下一个儿子,朱玉秋过门时,那孩子才七八岁,名叫邵进强。朱玉秋为邵立武生下小儿子后,邵立武为讨好老婆,把小儿子起名朱进军,连大儿子的姓也被他改姓了朱。


后来,邵立武就死在了朱玉秋的胯下。他死后不久,朱玉秋五十岁时,升为建行行长。


这朱进军今年二十出头,是个花花公子,自认为长得帅,仗着家庭背景,整天花天酒地。朱玉秋工作太忙,也没工夫管他。


朱进军在大学里成绩太差,不及格的课目太多,修不够学分,被学校勒令退学了。朱玉秋本来给他找了个进出口公司的工作,他嫌工资不够花,就辞职了,现在,他在朱玉秋以前的同事许保国的一家大型民营企业当副总。


朱玉秋总是教育儿子在生活上要自律,但不知怎么,朱进军对女人有一种天生的爱好。他的性能力虽然很强,但可能是由于他老爸的遗传,他也绘爱折磨女人。日本的性虐待电影是他的最爱。


他已经出过几次事,有几个女人差点被他搞死,每次出事,他都想法找钱摆平。朱玉秋虽然不是知道得那么详细,但也听到点风声。她生怕儿子给这个光荣家庭抹黑,再三严厉斥责儿子,但朱进军总是“接受批评,坚决不改”。


至于这个保姆刘玉暖和朱进军的事,是这样的。


刘玉暖到朱家一年了。她一到朱家,就被朱进军盯上了。刘玉暖是东北的一个下岗女工,丈夫也下了岗,家里还有一个孩子,没办法,她只好出门打工,到大市北安当保母。后来到了朱家,环境挺好,工资也够,她挺满意,空下来也收拾一下自己。她本来就很有姿色,再一注意打扮,简直是个姿色出众的女人。


有香莲癖的朱进军一直偷闻刘玉暖脱下未洗的肉色短丝袜,刘玉暖发现了,但没敢说什么,只是注意收藏好自己的贴身衣物,但防不胜防,她穿过的丝袜扔到洗衣机里,也被朱进军拿起来闻。家里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,朱进军经常把她挤到墙上,亲嘴摸奶。刘玉暖心里砰砰直跳,但又不敢声张。


今年夏天的一个夜晚,朱进军回到家中。那晚朱玉秋在市郊某度假村开会,不回来。朱进军来到刘玉暖的小房间里,喊道:“玉暖姐,看看,我给你买了什么?”


躺在床上的刘玉暖一看,是一付肉色裤袜。


朱进军喊着:“暖玉姐,别老穿那种短丝袜,你的脚长得好看,该穿穿时的啦!”说着就叫刘玉暖起来换上。


刘暖玉不好意思拒绝,只穿着小背心小三角裤,就坐了起来,穿上了那付肉色裤袜。


朱进军看着眼前的刘玉暖,直流口水。


34岁的刘玉暖,身高1米64,很有些姿色,她的奶很大,腰却很细,肥臀美腿白足,穿着三点式和肉色裤袜,两条美腿,白得让人想犯罪,色狼朱进军看在眼里,哪能不上火呢?


朱进军一下子跪在床前,捉起刘玉暖的脚,细细端详。刘玉暖的脚,不大不小,脚形秀美,稳润如玉,握在手里,手感好,看在眼里,更惹男人欲火。


朱进军情不自禁去闻刘玉暖的足尖。刘玉暖吓得忙往回抽。想把脚从他手里抽出来:“进军,别这样,脚不干净啊!”


朱进军淫笑着:“玉暖姐,你身上越不干净的地方我越喜欢!”紧紧捉着刘玉暖的袜莲,又闻又捏。刘玉暖挣脱不开,只好任他为所欲为。


刘玉暖柔美的袜莲激起了朱进军的极大兽欲,他一下把刘玉暖掀翻在床上,把刘玉暖的两条美腿掀过头顶。


刘玉暖吓坏了,一边叫着:“进军你干什么,求求你别这样!”一边使劲挣扎。但她一个女人,哪里挣扎得过如狼似虎的朱进军?加上她又不敢使全力,怕伤着朱进军,朱进军很快占了上风,把她的肉色裤袜和小三角裤都扒光了。


刘玉暖两条雪白的腿脚出现在朱进军的眼前。朱进军像疯了一样,捉了刘玉暖一支雪白柔美的脚,一口吞下,又亲又咬。刘玉暖的脚被弄得又疼又痒,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
时值夏天,朱进军下面只穿了一条大裤衩。这时,他叼住刘玉暖秀美白嫩的大脚趾,使她不能挣扎,同时很快脱下裤衩,然后挺起又长又硬的鸡巴,顶入了刘玉暖的屄眼。


刘玉暖哀求道:“放过我吧,进军!”


朱进军狞笑道:“今晚我妈不在家,看我好好收拾你!”说罢,一边狠咬刘玉暖的大玉趾,一边朝她屄里猛捅。刘玉暖疼得连声惨叫。


在惨叫的同时,刘玉暖渐渐感到一种熟悉的崩溃的感觉,那是一种舒服的崩溃。她的叫声渐渐变成一种淫叫。


在刘玉暖的淫叫声中,看着刘玉暖雪白肉体的扭动,年轻的朱进军再也憋不住了,他吼叫着,向刘玉暖的屄里尽情喷射着炽热的精液。


在刘玉暖身上休息了一会,这个女人雪白的肉体使得朱进军很快恢复了对她的兴趣。他把刘玉暖拉到他的卧室,推倒在床上。


然后,朱进军打开34寸的电视,启动了vcd机,电视屏幕里出现了一个肉感的日本女人,一会,她就被男人折磨得发出痛苦的尖叫。


刘玉暖看着屏幕,看得发呆,以前她在家也看黄片,但这么变态的她还没看过。


朱进军得意地说:“怎么样?好看吧?你也来试试吧!”说着将一丝不挂的刘玉暖两条白腿掀过头顶,迫使她屄眼朝天,并命她自己扒住分开的两腿。


然后,朱进军从枕头下拿出他从日本带回来的电棍,启动开关,将那嗡嗡作响的电棍,捅入了刘玉暖的屄眼。顿时,刘玉暖发出凄厉的惨叫!


从刘玉暖的屄眼里,源源不断地流出白沫子。朱进军用手蘸了,吃进嘴里,淫笑道:“真好吃啊!”


刘玉暖的淫叫和电视里日本女人的淫叫声响成一片。


朱进军不断把电棍朝刘玉暖屄眼里捅。到后来,他松开手,那电棍可以自动旋转,刘玉暖又痛又痒,发出声声哀嚎。


朱进军腾出手来,细细地抠弄着刘玉暖的屁眼。刘玉暖泣不成声地叫道:“耀…耀军……求…求求你……不要再折磨姐了……啊…啊……难受死了……”


朱进军看着刘玉暖那痛苦的表情,反而更觉刺激。


他上了床,来到床的里边,蹲在刘玉暖脸蛋旁边,捉住刘玉暖举过头顶的白脚,细细地舔她那白嫩深弯而敏感的脚心,刘玉暖更是痒得受不了,连声惊叫。


电棍还在刘玉暖屄眼里转动,她的白脚在被朱进军那头淫兽肆意玩弄。这个性感的下岗女工痛苦地哭叫着:“天哪……救救我……实在受不了呀……”


朱进军恶狠狠道:“不许叫!”就把又长又硬的鸡巴顶入了刘玉暖的嘴里。


刘玉暖的嚎叫顿时变成了呜咽。


朱进军就这样把鸡巴顶入刘玉暖嘴里,同时舔她的白脚,足足弄了一刻钟。


朱进军觉得快要射了,才赶紧把鸡巴从刘玉暖嘴里抽出来。


他稳了稳,等那射精的感觉过去了,才下了床。


他把电棍从刘玉暖的屄眼里拔出,关了开关。然后压在刘玉暖朝天的雪白屁股上,贪馋地舔着刘暖玉精致的屁眼。


刘玉暖痒得小声惊叫着。


舔了好一会,朱进军才从刘玉暖屁股上起身。


他迫使刘玉暖翻过身,撅着屁股跪趴在床边,屁股朝外。


刘玉暖已被折磨得无力支撑,只好脸贴着床,雪白的屁股高高地撅起。


当她的屁眼被一个硬梆梆的家伙顶入时,她才明白过来,立即叫了起来:“进军……进军……那儿不能插呀……”但她被死死按住,朱进军又长又硬的鸡巴缓慢而坚决地朝她精致的屁眼里插去。


刘玉暖原以为朱进军要从后面插她屄眼,没想到被插的是她的屁眼。刘玉暖的屁眼还从没被男人插过呢,她哀求着:“进军……求求你……放过那里吧……那里不能插呀……疼……疼啊……“


朱进军狞笑道:“就是要你疼!我才痛快!”说着往里狠顶了一下,刘玉暖觉得屁眼几乎被撕裂了,疼得惨叫一声。她屁眼的处女,在今夜被朱进军这个公子哥给破了!


朱进军的鸡巴在刘玉暖精致紧小温暖的屁眼里被夹得紧紧的,他感到舒服极了,使劲把鸡巴朝刘玉暖屁眼里顶。


屁眼几乎撕裂的感觉使得刘玉暖疼痛难忍,她不停地哀哀哭叫着。


望着眼前这具雪白的肉体,听着这个性感女人的痛苦哭叫,朱进军的鸡巴阵阵发痒。突然,他失去了控制,火热的精液剧烈地喷射出来,全部射入下岗女工刘玉暖的屁眼深处。